29 December 2015

过个有意义的圣诞前夕

今年的圣诞前夕, 过得和往年完全不一样, 也过得很充实很有意义。
没有喧闹, 没有狂欢, 没有派对, 只有满足, 只有欢乐, 还有宁静。

为了想给小朋友们带来欢乐, 我们在圣诞前夕这一天拜访了一家位于甲洞的孤儿及老人院, 一间窄小的双层排屋里居住着20位小朋友还有15位智商较低的成年人和老人。

院里楼下的环境看似还好, 但一去到楼上, 一切并不理想。
阴暗的屋檐里, 空气不流通, 还有着生病及无法下床的老人们, 他们就这样挤在那堆满了家用品的窄小房间里生活着, 能活动的, 就仅剩那狭窄的空间。  看到这样的环境, 心中不禁摇起了头, 叹了叹口气, 原来我什么也做不了...

我不禁问了问自己, 人, 活着是为了什么?

小朋友们的世界很简单, 他们排队领了圣诞礼物后, 就独自而去玩乐了。 他们特别钟爱拼图, 似乎对拼图很感兴趣, 和他们混熟后, 就会黏着我们要我们一起教他们拼拼图。
看着他们的笑容, 其实已经够了。 有时候, 快乐, 就是那么简单。

在这一个逐渐冷去的社会里, 我相信, 还有很多有心人的。
有时一个点头微笑, 足以为这个社会里做出改变了。
把爱传出去吧, 去帮助更多需要我们的朋友。
我们所拥有的, 远远大于我们需要的。

「愈单纯的人愈幸福, 愈简单的人愈快乐」

小朋友们排队和充满爱心的大姐姐领取圣诞礼物

小朋友们的世界很美好

是uncle也好, 是哥哥也好, 最重要只要你们开心

小朋友们的笑容, 永远是那么的自然

大姐姐陪着一起绘画

再在美丽的花朵, 也有凋谢的一天;
只有真正的美, 才是永恒。

一个人的美, 是源自内心
发自内心的笑容, 总是那么迷人
谢谢你, 把爱传出去

04 December 2015

在印度, 听见一片寂静


生活在一个咨询发达的年代, 充满欲望的世界, 喧闹不停的城市, 压力不断的生活模式, 快乐渐行渐远。
人生, 就只有那么一个无谓的模式吗?


曾经的想法, 也慢慢消磨殆尽到无影也无踪。
之前的内观, 所悟出的道理, 也 跟着消失得无影亦无踪。

人说, 印度是背包客的终极目的地。
人说, 印度是极端的。
人说, 印度是爱恨分明。 要 嘛就爱上 它, 要嘛就恨透它。
我想, 这个国家, 就是有它独特超凡的魅力。

印度, 一个我多年前就想流浪的国家, 花个三两月的时间, 走走也停停, 来趟感官思想文化上的冲击。 亲身体验穷困人家的生活, 到垂死之家做义工, 在神圣的恒河中洗澡, 看着尸体被烧成灰烬, 去修禅来趟心灵之旅, 只想借用印度的能力, 来解答我心目中的疑问。

也许, 缘分还没到, 我还没能踏上这块土地。

原来, 我没变。
原来, 我还在对人生的课题有着浓厚的兴趣。
只是, 活在大染缸下不小心的把它给遗忘了。

很幸运的, 作者, 在 这块国土上寻找到了它的答案。
而我, 还在等待着那个缘。

30 November 2015

一天到晚游泳的鱼

总有那么一首歌的旋律, 是多么的入脑, 多么的轻松。
经典的歌曲, 百听不厌
就如
张雨生唱着这首歌的心境
鱼儿水里游...

每一个人都想鱼一样不停的游, 只为了寻找它的幸福


情缘困在你怀中   因为你温柔
不想一个人寂寞   无边漂泊
就像鱼儿水里游   你的心河流向我
不眠不休的追求

一天到晚游泳的鱼啊   鱼不停游
一天到晚想你的人啊   爱不停休
从来不想回头   不问天长地久
因为我的爱覆水难收

多少喜乐在心中   慢慢游
多少忧愁不肯走   流向心头
就算鱼儿水里游   永远不会问结果
他们知道爱情没尽头

一天到晚游泳的鱼啊   鱼不停游
一天到晚想你的人啊   爱不停休
沧海多么辽阔   再也不能回首
只有你心里永远留我

鱼儿鱼儿鱼儿水中游
游来游去啊乐悠悠
鱼儿鱼儿鱼儿慢慢游

10 November 2015

看不了心中大树的国家公园


国家公园, 一个从小就想去很久的地方, 只因为一寻小学老师口中的大树, 一颗十个人手拉手都围不住的大树。

期望往往比真实来得残酷, 去了国家公园才发现这里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简单落后。 只是河比较大, 树比较高, 人比较多, 地方比较出名, 其他的好像没有怎么不一样。 当然, 我没真正深入那危机四伏的古老雨林。

就这样, 约了几位朋友去了一趟孕育着一亿三千万雨林的国家公园, 当了两天的森林流浪汉和流汗汉, 没床没灯没帐篷, 以洞顶为被, 以地上为床, 席地而睡。 偶尔还有着蝙蝠屎尿, 野生动物串门子点缀下在洞中过了一夜, 也算是前所未有的体验。

三位朋友在这段旅途中重拾了失去已久的回忆;
有个朋友依然完成不了露营的梦想,
而我, 依然寻找不了我心中的那颗大树。

29 September 2015

兰卡威, 学鹰一样飞翔

曾有一片文章, 刻印在我脑海里。 
这一片文章, 是收入在中二还是中三华语课本中的其中一章, 一篇关于鹰的文章, 标题已经无法记起来了, 可大致上的内容依然清晰。

“老鹰是世界上寿命最长的鸟类, 它的一生年龄可达70岁。 要获得那么长的寿命, 它必须在40岁时做出困难却又十分重要的决定。 当老鹰活到40岁时, 它的爪开始老化, 它的啄开始变得又长又弯, 它的翅膀开始越来越沉重。

这时候, 它不得不面对两种选择, 一种是等死, 另一种是十分痛苦的重生过程。 过程中它必须费尽全力飞到一个绝高的山顶, 筑巢在悬崖上, 停留在那里。 首先老鹰用它的啄用力的敲击岩石, 直到它的啄完全脱落。 然后再用它新长出来的啄把爪一根一根拔出来, 把翅膀上的羽毛一根一根的拔光。 过程中也许有些鹰会承受不了, 它会用尽全力往天空飞去, 大叫一声后收起翅膀, 像箭般往瀑布冲去, 就这样结束了生命。

熬得过的话, 它又再一次拍拍翅膀, 展翅高飞, 天空依旧属于它的。 ”

突然间发现原来我不是一个很好的说故事高手, 总是说不出那篇文章的故事, 那篇文章比我描述的不知精彩多少倍。 但无论如何, 光想这个过程都感觉到痛。

也许因为这一篇文章, 让我喜欢上鹰。 它的凶猛, 它的勇敢, 它的翱翔。

22 September 2015

我是一只小小鸟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一只小小鸟
想要飞却怎么也飞不高

也许有一天我栖上枝头 却成为猎人的目标
我飞上青天才发现自己从此无依无靠

每次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 我总是睡不着
我怀疑是不是只有我的明天没有变得更好
未来会怎样究竟有谁会知道
幸福是否只是一种传说 我永远都找不到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
想要飞呀飞 却飞也飞不高
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

所有知道我的名字的人啊 你们好不好
世界是如此的小 我们注定无处可逃
当我尝尽人情冷暖 当你决定为了你的理想绕烧
生活的压力与生命的尊严哪一个重要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
想要飞呀飞 却飞也飞不高
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

01 September 2015

Bersih 4.0 和平大集会

吉隆坡最美的黄夜景
地球从没停止运转, 世界从没停止改变; 若不前进, 就是后退。

2015年国庆前夕, 首都吉隆坡迎来了一场34小时30几万人的黄潮街头和平大集会, 为了就是向国家当权者表达出人民的诉求, 为了就是要清廉透明的政府引领这个国家, 为了就是不要国家继续沦陷下去, 为了就是要国家改革。

情牵祖国, 我们爱着才会痛着, 我们爱着才会落泪, 我们爱着才会愤怒。 我想没有多少人愿意离乡背井, 没有多少人愿意看着自己的祖国一而再退步, 没有多少人愿意看着自己的祖国被自私的政客玩弄着, 没有多少人愿意看着自己的祖国变得越来越陌生... 以走上街头集会方式表达诉求永远都是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进行, 那也是人民最后亦是最无奈的表达管道。  

一次次的打压, 一次次的失败, 一次次的努力, 一次次的付出, 我很惊讶这一次的集会既然能在和平的情况下顺利完成。 说实话, 参加了数次的集会后开始对集会感到有些厌倦了, 不再疯狂的拍照分享, 不再卖力的喊诉求以外的口号。 每一次集会中最美的风景往往就是医疗保安等等义工们的无私付出, 万人齐心合唱的当下更让我差点留下感动的眼泪。

身边许多家人朋友都不明白为什么我每一次都要冒着被捕被殴被镇压的风险走上街头参与集会, 我只知道我不想我的将来有任何的遗憾, 我只知道我是这个国家的一份子, 当它需要我时我必须要站出, 任何一点点的付出, 都足以改变国家的未来。 因为, 我相信。

汹涌的黄潮, 请不要假装视而不见, 好吗?
炎日的中午, 你我依然坚持着, 只希望一切的坚持都能成功
34小时即将来临了
集会过后, 然后呢?
有多少人是真正了解我们诉求的是什么吗?

video
video

14 July 2015

永远的伤疤, 班达亚齐

2004年12月26日, 一个大地震造成了南亚大海啸, 一个城市顿时被夷为平地, 一场毁灭性灾难埋葬了数十万的人命。

曾经到访了震后的纽西兰基督城, 亲眼见证了一座美丽无比的城市变成了一堆瓦斯。 在纪念馆看了无数的录影回放, 看了无数的照片, 看了无数的经验分享, 内心依旧颤抖。

去了一趟亚齐海啸纪念馆, 走了一条长长阴沉沉播放着可兰经的入口, 看了曾经在报纸上看过的照片, 看了被洗礼后所留下来的一切, 看了那一段南亚海啸的纪录片, 全程都是毛骨悚然。

十一年后的班达亚齐, 尽管看不出大自然洗礼后所带来的严重毁坏, 但那永远都是幸存者的伤疤。 

死亡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恐惧的活着; 悲伤后, 生命依旧继续...

数十吨重的船, 就这样被海啸送往距离海边数公里远的陆上, 船地下究竟还压着多少的遇难者遗体呢?

铁包皮的直升机毁坏如此, 那人呢?

29 June 2015

韦岛, 一个还未被游客占领的岛

最近翻看了看朋友的部落, 读着她的纽西兰打工旅行文章, 看着那迷人的照片, 霎那间唤醒了曾经在另一块国土上的快乐时光。 突然发现, 把生活点滴都记录下来原来是那么棒的一件事, 至少再记忆逐渐衰退时依然能慢慢回味。

时光倒流, 回到了我在韦岛的记录, 2015年4月29日。

韦岛, 坐落在印尼最北端, 一个还未挤满游客的岛屿, 一个还未被喧闹声污染的地方, 我就这样一个人在这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无聊发呆还有潜水的渡过了5天时光。

回想起上一次潜水已是两年前背包旅行越南时, 很多技巧已经生疏甚至忘记了, 潜入水中一阵阵紧张, 找不到如鱼得水的感觉。 还好, 一次潜水后逐渐找到了感觉, 开始享受在水中的自由, 开始把海地的美景尽收眼底。 一个还未被破坏的海底世界, 原来是那么的美丽, 一大片犹如汽车般大小的珊瑚伞飘啊飘, 细细长尾巴的魔鬼鱼如纸般游来游去, 可爱会隐身变色的八爪鱼, 还有许许多多的海底生物, 越深, 越美, 越美, 越深, 越危险。

第一次总是令人难忘, 初夜就这样献给了韦岛。 依然记得黄昏时下海, 上岸时满天星星月亮高高挂。 海底从有余光到乌漆麻黑只剩电筒灯的存在, 热闹的海底变成了另一个宁静城市, 上班族收工回家了, 派对动物出来寻找猎物了。 夜潜时我一直把头往后看, 幻想着突然有个人头飘向我...

就这样我潜了9次, 就这样我的头痛了3天, 就这样潜水超过了30米, 就这样逆水而潜, 就这样完成了夜潜, 就这样增加了知识, 就这样变成了Advance Open Water Diver, 一切就是这样。

有段时间没一个人出去旅行了, 突然忘了如何面对独处的自己, 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那瞬间真的有点适应不来。 没网路没游客除了看海还是看海, 除了发梦还是发梦, 除了睡觉还是睡觉。 曾经我是如何在纽西兰渡过那段看天发呆的日子...

一个人的旅行, 依然继续..

28 May 2015

SAN ANDREAS

一杨东西的崛起, 象征另一样东西走向没落。 Instagram的出现, blog渐渐被人给遗忘了。
很久没更新了, 主要是因为懒惰侵犯了我的灵魂, 诱惑占据了我的脑袋, 很久都无法沉淀思维写作了。
很庆幸, 我生于马来西亚这一个没天灾的国家, 根本无法想象天灾来临时的威力, 灾难后带来的畏惧与恐慌, 一切只能通过照片影片去感受灾难者的绝望。 

电影中的剧情确实是夸大了, 可近这几年来, 天灾一次又一次不断的发生, 一次比一次的严重, 一次比一次更接近我们。 我相信, 大灾难总有一天会来临。 我也相信, 极端的天气加上地壳的快速移动, 很快的我们的国家会与天灾扯上关系。 

P/s: 女主角有美到哦..

26 January 2015

PK

我对宝莱坞的印象彻底改观, 全是因为年前的电影《三个白痴》, 给了我一个很震撼的思考。

这一次, 从教育来到了宗教, 依然是引起了各界那么多的讨论与批评。

电影中主角不断的质疑或追寻关于神的问题, 恰恰也是我疑问。
到底什么是神, 神真的存在这世上吗? 不同宗教有不同的神, 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神呢?
无所谓, 因为这类似的问题, 就如这世界上先有蛋还是先有鸡, 永远都存有争议。

有这么一句经典对白非常值得思考: 这世界上有两种神, 一是创造人的神, 另是创造神的人。

有的信徒, 假借神的名誉散播恐惧的言论;
有的信徒, 为神涂上了不同的色彩;
有的信徒, 不容许别人批评。
到底那是神的意思, 还是您的意思呢? 傻傻分不清楚。

也许第三次世界大战, 可能都是以宗教名誉而发起了战争, 引用电影中的对白: ''神, 并不需要我们保护。'' 没错, 神的却不需要我们任何人的保护, 因为我们都没能力去保护。

只要信, 切勿迷。

还有一种爱, 叫放手。